不能讀取工具條配置

武夷路“海派風情味”漸濃

發布時間:2019年10月22日 來源:新聞晨報 訪問量:

這里,曾居住過叱咤風云的大亨名流,也有懷揣夢想的冒險家,但更多的是平平淡淡的升斗小民。這條曾被喚作“惇信路”的武夷路,已在歷史的長河中悠悠度過了90多載歲月。最近,這片街區的城市更新之大幕正在徐徐拉開,伴隨著沿街業態調整、公共空間再塑、架空線入地等系統性工程的推進,武夷路將打造成為具有歷史情懷、環境優雅、生活靜謐、充滿活力的友好社區。

靜:市中心難得的靜雅之所

幽幽的靜、淡淡的雅,雖然武夷路地處鬧市,但卻一派難得的靜雅淡然。

說起來,錯綜復雜的小馬路是上海的城市特色。對于很多年輕人來說,“軋馬路”是領略這個城市風情的一條獨特路徑。但很少有人會選擇到武夷路上來“軋馬路”。因為,這里太生活了。雖然也有船王“包玉剛”、有著“蔣介石的文膽”之稱的陳布雷、知名作家顧城居住過的舊居,但比起那些動輒名人輩出的馬路,這里還是更具平民氣質。

上海首個搖獎買房的住宅正是武夷路227弄仁義新村,這處建于1948年的二層磚木結構樓房在如今看來有些單薄。彼時,上海涌入大批難民,但房荒極度嚴重,建造了住宅資金卻又短缺。市政府采納了義賣房屋,發行獎券,公開搖獎,中獎得房的建議。于是有了這處住宅。

武夷路原名“惇信路”(Tunsin),有說“Tunsin”來源于一位英國人的名字。但更為專業的考證卻是下面這種: “Tunsin”原是一艘輪船,屬于著名的老牌英資洋行——太古集團。自西向東展現了不同的歷史風貌:西段現代建筑群立,中段新式里弄雜陳,東段花園洋房匯集。

馬路兩側的梧桐樹蔭悠悠,武夷路位于定西路和延安西路之間的路段也被列為上海市64條一類風貌保護道路之一,全長790米,平均路幅寬度20米。此次的城市更新首期項目也正是于其間展開。

在長寧區虹橋辦牽頭下,組建了上海辰聯建設發展有限公司,聯合區建委、規劃局、房管局等部門以及華陽街道、江蘇街道,合力推進實施。上海辰聯建設發展有限公司相關負責人告訴周到君,武夷路街區的整體更新思路是:尊重區域功能多樣性,打造低密度街道氛圍,通過打破地塊分割,共享社區戶外空間,構建慢行系統,從而建設一個低碳型的友好社區。

變:居民從投訴到期待

和很多市中心的老社區一樣,武夷路的公共活動空間十分有限,老弄堂建成的時候沒有活動空間的概念,如今隨著市民生活水平的提升,大家都期盼著有一個地方讓老街坊可以歇歇坐坐聊聊天。

武夷路安西路拐角處的新海藝廊正是這樣一處功能性所在。而它的變化,在某種程度上,也反映了原住民們對城市更新這件事的態度轉變。

當初辰聯公司開始對這處建筑進行外觀裝修、內部提升的時候,不時會接到居民們的“投訴”,理由是擾民。相關負責人只得一邊解釋溝通,一邊加緊建設。隨著建筑面貌的逐漸顯現,居民們開始有了期待——投訴變成了打聽,不停地有人向他們打聽:這里究竟是干什么的,什么時候可以開業。

等到新海藝廊與大家見面的那一刻,街坊們一開始還有點躊躇不前:看上去噶靈光的地方要收鈔票伐?巨伐?等確認這是一處居民們可以使用的公共空間后,阿姨叔叔們都樂了,這里瞧瞧、那里摸摸。

空間除了對居民開放,還引入了部分市場資源,為居民們提供更好玩、更豐富的體驗。隨之而來的,另一處閑置空間的更新與改造也正式開啟。這一次,辰聯公司沒有等來預期中的“投訴”,反而迎來了錦旗。居民們自發訂制了錦旗給更新辦公室送了過來,對于武夷路的更新,他們有了新的期待。

升:讓街區重新煥發活力

此次首期武夷路的更新項目中,更新方通過拼湊,基本形成了三塊相對完整的區域。目前,最能系統推進的莫過于2號地塊了。

2號地塊是由武夷路305弄、321弄、333號、337弄等不同權屬、不同風格共計16幢建筑組成的。通過將違章建筑拆除、打開封閉的弄堂,會打造成為一個1200平方米的微廣場+微草坪。“這里的弄堂曾經彼此相連,這次我們會對內部通路進行一個調整,通過毛細血管的暢通將使得整個區域更為開放,上海人所熟悉的里弄文化會在其中重新展現光彩。”相關負責人如此表示。

比如,305弄是有保留價值的里弄房屋,在保留房屋結構形式和外立面風貌的前提下,將會對房屋部分進行改造,調整屋脊高度,增加空間可利用性。引入公益科普、美術、教育等社區功能,開展系列面向社區兒童、特殊群體的公益性活動。“通過營造社群新知空間,成為武夷路上又一城市客廳。”

321弄的主建筑群是上世紀20年代建造的6幢西班牙風格別墅,雖未掛牌優秀歷史建筑,但也充滿著歷史風情。希望能夠逐步通過市場化手法,鼓勵這里的居民參與到城市更新中,將封閉的弄堂改造成為適合漫步與休憩的生活空間。

此外,335弄、333號和一些邊角料將綜合考慮打造成為社區文體中心,一方面與321弄開放空間整體呼應,另一方面為老社區提供更豐富的體育休閑場所。334弄的改造則以天幕覆蓋重點公共空間,建立集中式休閑階梯,加建建筑之間的連橋。提供閱讀資源,實現品讀環境,形成“文”和“雅”的新地標。

“我們期待通過改造、修繕、拆除等多種不同手法,注入更新內容,在保留歷史記憶的同時,開放更多公共空間,提供更完善配套服務,讓這片社區重新煥發活力。”上述負責人如此表示。

引:讓業態藍圖慢慢生長

業態是城市更新繞不去的關鍵詞。當一個街區逐漸走向老化,那它的業態勢必沒有競爭力,而沒有競爭力的業態又將作用于整個街區,讓街區活力不再。久而久之,代表著朝氣與未來的年輕人便會日漸流失。

對此,武夷路的更新團隊有著自己的考量。

他們認為,由內而生的街區之根才會更穩固。一方面,更符合市民們的生活需求;另一方面,商販也能在此長期經營下去。好的業態藍圖可以慢慢生長出來,就好像一棵大樹,當根基穩固了,向陽面與向陰面自然會生出不同造型的枝丫。我們可以去引導,而不是去過分干預。在一個街區呆久了,人對建筑格局就會產生一種潛移默化的影響。

在這種思路的指導下,很多街邊小店并沒有“被趕走”,而是通過改換門面,將原本有些老舊的店鋪風格進行了提升。“我們曾經做過調研,武夷路居民理想的客單價為30元/位,因此,一下子貿然引入過于高端的業態,是很難在此經營下去的。城市更新不單單是為了提升街區品質,更重要的是讓社區居民生活更愜意。”

采訪中,記者了解到了一家有故事的街坊皮具店。在這里已經經營了三代——爺爺輩從修鞋開始做起,慢慢有了鋪面;爸爸輩將之發揚光大,開辦了皮鞋廠;兒子輩則留學海外,回國后依然回到了武夷路這片哺育了家族三代人的土地。在這里,表面上看,他和任何一間小鋪子的老板一般無二。可是只有老顧客才知道,他可是個身藏絕活的人。在高階的私人定制圈,用技術打出了一片天地。

同樣的,還有一個自帶溫度的小故事,武夷路作為長寧較早建成區,其老齡化程度也較高。保守估計,可能一半以上的老人。老人年歲漸長,很多都需要助聽器輔助聽力,而助聽器需要經常保養與調試才能維持最佳使用狀態。

武夷路大街區范圍內,本有一家助聽器商家,主要服務于5公里范圍以內的老人。但由于租約等問題,面臨無處可去的尷尬。于是,雙方一拍即合,在武夷路上引入了這家助聽器商家。

“這就是街區特色所自發形成的業態,也正是武夷路區別于其他任何一條馬路的特點所在。”上述負責人表示,現在的大城市,同質化趨勢越來越明顯。他們幾個做設計與更新的朋友常常在飯局上閑聊,如果喝醉后被送到任何一個大城市的街頭(非地標建筑),一時半會可能根本不能清晰分辨自己“今夕在何處”。所以,在武夷路的城市更新中,他們團隊很希望能做點獨屬于武夷路的東西。讓人能夠一眼分辨:哦!這是武夷路才有的。

當然,在滿足了社區居民的需求后,業態還是要作進一步的提升。“因為這樣,才能吸引更多外來客流的到來,那時候,這片街區才會有不一樣的活力。”對方告訴周到君,緣于歷史原因,武夷路有比較深厚的法國文化基因,環繞著法語培訓中心,各種各樣帶著法式基因的店鋪也悄然鋪就。比如,這里有著不敢說上海第一、卻妥妥排上海前三的法文書店,雖然它隱匿在弄堂的深處,但卻是法語學習者與愛好者必來的地方。還有法式甜點的一站式工坊,也吸引著不少時尚男女們來此體驗。

清:架空線入地還舒朗天際線

事實上,自武夷路開展城市更新、建設美麗街區以來,這片歷經時代變遷的街區,正通過不斷注入新鮮血液,逐漸展現其“海派風情國際化街區”的風采。

根據2018年年初上海關于推進“美麗街區、美麗家園、美麗鄉村”的建設要求,作為長寧區國際精品城區精細化管理三年行動計劃的重要組成部分,2018年4月起,長寧區全面實施創建“美麗街區”兩年行動計劃(2018-2019年),重點打造新華路、愚園路、武夷路、番禺路(法華鎮路)四個示范街區,進一步提升城區環境品質,營造“生態、特色、優美、靜雅、和諧、宜居”的街區環境,“靜雅”正是武夷路的關鍵詞。

不僅如此,今年10月份,武夷路還將展開全面的架空線入地工作。改造結束后,這些密密匝匝的“蜘蛛網”將會消失,整條武夷路將呈現更整潔、優雅與舒適的環境。




时时挂机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