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讀取工具條配置

遺棄虐待孩子將被強制“補課” ,這家法院探索強制親職教育

發布時間:2019年10月18日 來源:上觀新聞 訪問量:

1984年10月,上海長寧法院設立了全國第一個“少年犯合議庭”。10月17日下午,少年庭成立三十五周年暨“兒童最大利益原則的探索與實踐”研討會在長寧法院召開。

長寧法院未成年人與家事案件綜合審判庭副庭長顧薛磊通報了該院《2014-2018年涉未成年人刑事案件審判白皮書》和《2016-2018年涉未成年人家事案件審判白皮書》,來自法院、檢察院、婦聯等方面與會者,共同探討新時代兒童利益最大化原則下少年司法的中國經驗和中國方案。

探索強制親職教育制度,為人父母也需上課

2014至2018年,長寧法院共審結未成年人為被告人的刑事案件116件134人。未成年人犯罪以侵害財產型犯罪為主,未成年被告人呈現受教育程度偏低、非本地籍未成年人占比居高、無業未成年人占比居高的特點。

“從134份未成年被告人社會調查報告反映的情況看,有129名未成年被告人脫離父母監管,占總數的96%。有些父母甚至不了解自己孩子的去向。” 顧薛磊說,這些未成年被告人的父母或忙于生計無暇照顧子女,或離異、重組、早逝導致未成年人長期無人照顧,或是管教方式不正確。

監護人教育和監護職責履行缺位、家庭教養方式不當是問題少年和困境兒童產生的重要原因。為此,長寧法院正與有關部門聯合探索建立強制親職教育制度。親職教育就是對監護人進行“怎樣為人父母”的教育,但目前我國對親職教育的法律規定缺乏強制性措施,實踐中常難以落實。

“在案件審理過程中,由審判組織、公訴人對教育失當的父母當庭開展教育。對于遺棄、虐待未成年子女的父母,則強制他們不得逃避判決生效后的親職教育。”顧薛磊說,法院正探索聯合婦聯、社區等組織在回訪時對這兩類父母開展親職教育,或要求他們到法院接受教育。

今年2月,長寧法院審理了一起遺棄未成年人案,在判處被告人有期徒刑3年、緩刑5年的同時,還采納公訴人建議,在判決中以緩刑禁止令的形式要求被告人不得逃避家庭教育指導,否則將被撤銷緩刑、收監執行。這是全國首例含有強制親職教育內容的禁止令。

為了給這名失職母親“補課”,法院與檢察院、婦聯等單位配合銜接,為她提供一對一的專業心理輔導。此外,婦聯還將根據評估情況,為這名母親提供諸如法律知識、職業技能、親子交流等“菜單式培訓”,讓她更好地承擔起一個母親的職責。

嚴厲打擊性侵未成年人犯罪

白皮書顯示,5年來未成年被害人刑事案件數量及涉案人數增幅明顯,共19件29人,其中14件16人為性侵未成年人案件,罪名涉及強奸罪、猥褻兒童罪、強迫賣淫罪等。

長寧法院發現,在總共5起猥褻兒童罪案件中,4起是成年被告人利用教育、培訓未成年人的職業便利實施猥褻行為。考慮到此類犯罪行為再犯可能性高、隱蔽性強,2018年,長寧法院與區檢察院、區公安分局、區教育局等部門聯合,在判處刑罰的同時,對猥褻兒童的2名成年被告人、虐待被看護人的8名成年被告人和1名未成年被告人判處從業禁止,禁止他們在一定時間內從事與未成年人接觸密切的行業。

同時,法院支持性侵案件被害人的精神損害賠償請求。某培訓機構聘用有猥褻前科的書法教師,并在日常管理中年存在漏洞,致使多名兒童遭到猥褻。其中一名受害兒童的家長向長寧法院起訴,要求該培訓機構承擔一定的精神損害賠償,獲得法院判決支持。“這起判決既嚴厲打擊了性侵未成年人的犯罪行為,也給相關教育機構敲響了警鐘。”顧薛磊說。




时时挂机方案